PIETA_key still (1)  

韓國女演員:趙敏秀

始終給人以冷漠、高傲的感覺,但隨著訪談的深入,筆者認識到這只不過是其外貌“惹的禍”,“強勢”的氣場讓人移不開眼。

趙敏秀迎來人生中最具生命力的時期,演起任何角色都不須任何浮誇的包裝,她絕對是位身體裡流著演員血液的演員。趙敏秀暌違多年,攜新作《聖殤》重返大銀幕,以深知殘忍秘密的母親一角與觀眾見面。“這是我迄今為止沒有嘗試過的角色,因為沒有嘗試過對我來說才具有衝擊力。您會不會因為聽到‘衝擊力”這個詞就會想到‘露骨’? 我們的作品很保守,雖然沒有露骨的場景,但卻很血腥,一個場景結束後會讓觀眾遐想聯翩。”

#“枯竭本身就是幸福”

“我很好奇大家看到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一面會有什麼感想,《聖殤》讓我體會到我身體內部的某種能量。”趙敏秀與金基德導演的邂逅成就了她表演生涯中的新轉折,而金基德也盛讚她是“黑發瑪麗亞”。當趙敏秀聽到這一稱讚時,微笑著表示“導演為了吊足觀眾的胃口才這樣說的”,站在一旁的某工作人員插話道“劇組其他成員也都這樣認為”再次認可她在新片中的表現。

“記者們都這樣說,應該是導演故意的,不過我確實很有成就感。以前我很喜歡一位演員,名字想不起來了,他有一次在採訪中說‘我的確做得很好’,其實這些話不能隨便說,但當時我卻覺得他很有個性,要有多大的自信才能說出這樣的話。我這次非常努力,很入戲,我自己看的時候我都會覺得原來我是這樣演的,真的很入戲。雖然記憶很模糊但看到的時候就能感覺到,當時的感覺非常幸福。”

趙敏秀1986年出道至今已有26年,但她透露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每部作品我都會有不同的感受,並不是每部電影都是好的感覺,也並不是每部作品都從頭到尾傾注了熱情,然而《聖殤》卻讓我從開機到殺青都很投入。”

演戲並不是件易事,趙敏秀也表示不會有覺得表演變得容易的那一天,表演只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難,曾經為表演事業傾注滿腔熱血的她甚至難以用言語表達自己曾經付出過多少努力,“沒有哪個角色讓我感覺很吃力,雖然有人說看得很揪心,但我卻很得心應手,枯竭本身就是一種幸福,因為我還有用處,雖然只有6天的拍攝時間,但這個時間讓我感到幸福無比。”

#“出道26年,從無知到舍棄”

趙敏秀讓我們看到了她對表演事業的熱愛、激情與自信。和她交談得愈久愈能深刻體會到這一點。她表示:“作為演員一定要記住以下一點,要劇本不離手將台詞完全刻入腦內,因為這樣才能完全抒發投入感情,我不想利用任何技術來改變這一點,這需要我付出更多的努力。每部戲都有編劇獨有的語氣,我不想讓任何人聽到任何不和諧的聲音。演戲最困難的地方就是處理每句話的結尾細節,這裡當然可以加上我自己的特色,這也是我一直堅持的,如若不這樣,每部戲都會變得千篇一律,要認真對待每一個角色。”

接著她又表示中年演員所要面對的難題,“我不希望借助太多的科技,演員是個隨著時間需要我們舍棄一些東西的職業,年輕的時候要多學多討教現在就要多舍棄多忘記,這有這樣才能有全新的自我。有些演員認為自己的左臉比較漂亮就希望一直讓大家看到左臉,我就不知道自己哪邊的臉長得比較好,即使聽到也很快忘記,要不然就喪失了多元性,為了尋找其他的自我要學會舍棄,這是現下最難的問題,不過也會是成就自我的最大幫助。當然我都演過這麼多戲了,怎麼可能沒有讓自己省心、省力的方法呢,對於這一點,我選擇視而不見,要學會放棄,確實很難做到,但要為未知學會舍棄。”

#“到死我還能演多少戲”

趙敏秀為了尋找確實存在卻從未顯露過的內心中的另一個自我而不懈努力著,而她還不時反省自己除了演戲之外還會些什麼,“我並不是個多產的演員,有時會想到死我還能演出少戲,所以我很珍惜每一天,每一個片斷,有時候感到厭倦疲憊的時候這些想法就會冒出來,會想到今後我還能有多少戲可以演。如果現在不好好表現就會永遠錯過,這種想法會讓我很快又找回狀態,雖然電影是導演和編劇的心血,但因為其中有我出現,也是我所珍惜的對象,我不會馬虎對待。”

趙敏秀是個從不想著投機取巧、不折不扣的努力派,現在的她也在不斷磨練自我,“大家都說我很勤奮,我希望這份勤奮一直維持到我去世的那一天,我不想失去一絲一毫的勤奮。”

徐勝美/文 版權所有 韓星網 禁止轉載

, , , , , , ,

絕色國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